如何讲好一个故事?

有句话说得好,“总是坚持理性,这本身就是不理性的”。让我们回溯一下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吧:祖父母、父母通过神话故事、寓言故事让我们懂得谦让、关爱他人。具体形象的故事、人物、过程,让我们敬慕英雄,恨不得自己能够变成故事里的另一个英雄,而在这过程中,我们会接纳神话故事、寓言故事中传递的那些优良品格。

当我们走出校园迈向职场后,各类工作都离不开理性思维、数据分析。但如果我们真的只会用数据、表格和结果用于工作中的互动,就会发现自己处处碰壁:这就像是给孩子灌输干瘪瘪的道理一样,对于成年人来说,说教同样很不受欢迎。

我们要学会讲故事。这并不是说要完全抛开理性思维、数据思维、结果导向,而是要用故事来让本来枯燥乏味的道理变得鲜活,更加有效地传递自己的观点和情感,让别人对于我们的话能够听得下去。

南非临床心理学家默里·诺塞尔长期致力于引导人们如何挖掘、制作和呈现故事,其提出的故事思维训练方法是让每个人都可以有故事可讲,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演讲技术和说服力。

如何讲好一个故事?解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觉得甚至更加棘手的问题是,觉得自己没有故事可讲。默里·诺塞尔认为,虽然我们多数人的工作和生活经历都平淡无奇,但这其中的一些事情,仍然是了不起的故事,重要的是如何从日常事件中挖掘故事。

默里·诺塞尔在其所著的《如何讲好一个故事:引爆说服力的故事思维训练法》一书中,提到了他曾经参与的美国纽约的一项公益项目。1990年,艾滋病传播在美国甚至全球范围内掀起恐慌。纽约的公益组织为当时的部分患者提供关爱服务。默里·诺塞尔在当时作出的重要贡献就是,引导那些本已丧失人生希望的患者讲出他们的故事,包括他们对于人生本来的期待,他们的遗憾,他们对于家人的爱,然后鼓励幸存者将身故者的故事不断传下去——这个讲故事的传递,不仅仅在于激励了患者勇敢接受治疗,平静地面对死亡,而且还汇集了具体的、鲜活的患者个例故事,最终以此推动纽约市立法机关增加了对艾滋病防治项目、治疗科研项目的资助,还立法要求所有工作场所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

默里·诺塞尔在书中介绍了他举办的故事思维训练班中进行的讲述祖父母练习(或讲述父母练习)。这一方法对许多内向的人在增强表达欲望、提高表达的条理性上相当有效,因为我们通常对祖父母有较为美好的回忆,通过此练习可以让我们学会在具体的历史背景下,让个人故事变得更为亲切且包含情感。通过祖父母练习,故事训练可以逐步过渡到讲述叙述者自己的故事。

“一个故事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结构”。要讲好一个故事,其结构可以分为开头、情感转折点和结尾。情感转折点不难理解,也就是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反转,或是情感上的转折、戏剧性的意外冲突。而结尾是释放故事情感的重要承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